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潘采夫的小树林

青年流氓集散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种树背后的官场升迁学  

2012-04-06 17:04:00|  分类: 杂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    这几天在对一个城市的市长呛声,此人叫张新起,曾当过莱州市委书记和潍坊市委书记,现在是青岛市的代市长。事情的缘起在于张新起是个“种树狂人”。
   几天前,青岛网友在论坛上贴出照片,青岛著名的汇泉广场大草坪被翻掉,因为市长要种树,这个说法在网络间迅速流传。张新起到青岛后,大力推行全市种树,沿海岸线的观景道也照种不误,“张氏路线”不仅让当地人情绪抵触,也让我这个梦想终老青岛海边的外地人看不过眼,于是在微博直称张新起是个秉持“要想富,少生孩子多种树”的执政理念的“土鳖市长”。
   然后青岛媒体出来“辟谣”,说汇泉广场翻草并非为种树,是用新草换旧草,姑且相信,不管真相如何,那块大草坪保住了。但种树这事远没完。
   有个莱州网友回复我,称张新起在莱州时候也种树,现在莱州人很为自己满城绿荫而自豪,话外之意种树是件好事,何必如此反对。我还知道,张新起在潍坊当书记时,也是一门心思种树,说要以北京为榜样,把潍坊建设成一个鸟语花香的园林城市,以迎接本地的“潍坊国际风筝会”。
后来张新起升官了,成了青岛的代市长,青岛又要迎接一个什么国际省会,张新起以此为契机,又使出了它的老法宝,种树。但是,这一次它遇到的抗议和呛声,将是他一辈子都没遇到过的,因为对青岛来说,种树这个办法,实在是太老土了。
   青岛是一座由德国人建起的海滨城市,早在上百年前,就已经形成了独特的“红顶绿树,碧海蓝天”的城市风格,其沿海道路设计具有很高的水准,它的城市植被曾由德国人在专门的场所经过长时间试种,它的城市建筑风格,在国内城市中独具一格,八大关一带的建筑和风景,简直像万国建筑博览会,不仅在中国独一无二,在国际建筑界也具有很高的知名度。青岛是散发着异域风情的城市,当大刀阔斧却又只知种树造城的张新起成为掌舵人,在长官说了算的中国式政治下,怎么不叫人为青岛捏一把汗?
    有人反问我,你怎知道张新起种树是为升官呢?因为我正好出生在一座热爱种树的城市。我出生的小城濮阳建市时间短,是拔地而起的新城,城市道路和植被规划很现代,这给市民带来了福祉,同时也成了历届领导的机会。在中国,有各种官方评比,如国家卫生城市、国家园林城市、国家森林城市、国家神马生态城市,只要斩获其中一项,主政官园就属政绩卓著,升迁可期。这里面利益巨大,当然也就猫腻惊人。我们那个小城,就年年被折腾着搞各种评比,各种运动突击,各种人工造假,百姓难得安生。地方穷,城市小,却成了官员的升官跳跳板,往往捞一个荣誉就升职走人,留下一地烂帐,财政常年寅吃卯粮。
    这就是升官的秘密。升官的途径有很多,把当地经济搞得红火,是最能出政绩的,可惜难度大见效慢,官员们已不屑为之。其次,举办了大型盛会,开辟了黄金旅游线路,夺得了卫生园林文明城,这些也都是升官捷径。张新起做的,把种大树作为突破口(因为小树见效慢,时间很宝贵,官员等不起),这个办法消耗了政府财政和纳税人的钱财,传统上倒也算为百姓办实事,老百姓认这个。张新起显然掌握了“以树为纲”的门道,种树,就成了他展现工作作风、突显执政水平、提升个人职务的“张新起小道”。
    在当前的政治生态下,走这条小路真的不算坏,但它有几大问题,需要面对公众的质疑。第一:财政是有限的,花那么多钱到绿化上,民生的、福利的怎么办?因为普通老百姓过的好不好,才是考核官员最主要的指标;第二:怎么种树?种多少?种在哪里?要经过民间听证,也要经过专家论证,不是想怎么种就种。第三:种树耗资巨大,钱从哪里来?花到哪里去?谁来承包?谁来监督?如何防止中饱私囊?这些都需要公开回答公众,要放在阳光下运行,防止出现黑色腐败链条。
    这三条,也是张新起在青岛种树运动中面对的主要质疑。如果他不能正面向公众解释清楚这些疑点,并及时调整自己的做法,它的种树运动将会遭到更大的反弹。虽然目前只出现网络呛声,但是民间的情绪正在发酵,在沟通机制缺失的情况下,往往是真等双方“面对面”了,局面也就难以收拾,成两败俱伤了。毕竟他正在折腾的,已经不是植被短缺的内陆小城,而是一个景观优美的国际旅游城市,而市民对自己生活的城市又自豪有加。
要知道,官员吃的都是“流水席”,市民才是这个城市的主人,张新起动什么也不能乱动青岛这座城市,否则市民总有办法让他感受到愤怒的力量。
    我最担心的,是一座城市的长官的权力太大了,大得失去监督,也失去敬天畏人的意识,他们每到一个地方,就搞运动式改造,要求改天换地,让所有人都服从,并让所有资源都集中,以绘就他心中“最美的图画”,让全市的喷泉都喷一个颜色,让全市的喇叭里都唱他爱听的歌曲,让全市都种上他小时候院子里骑过的大树,以个人之好恶,定一城、一地之山河,这是专制腐朽的帝王意识。走这种路子的巅峰人物,如今已经日落西山,但这种统治术和政绩学,却还在方兴未艾,为祸社会。


潘采夫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30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