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潘采夫的小树林

青年流氓集散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器官捐献的现实与梦想   

2013-03-19 06:14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

  一天早上,接到中国之声记者的电话,托我了解一下英国的器官捐献制度,介绍他们值得借鉴的经验。因为从3月起,中国就要在全国范围内试运行器官捐献移植体系,这是一件大事。

  在此之前,我对这个体系知之甚少,只知道需求缺口很大,而以前的器官来源一直为人诟病,总之,器官捐献体系的建立为大势所趋。于是查阅一些资料,看看英国人是怎么捐献器官的。

  结果发现,这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体系,对民众的宣传也到位,英国人在办驾照时、交税时和办保险时,都会收到询问,回答是否愿意死后捐献器官,如果同意的话,就填写报名表。出于对死者及家属的尊重,即使自愿捐献者愿意捐献,如果死者家属反对,同样会放弃摘取器官。

  一些报道说,英国的器官捐献率在发达国家是很低的,因为他们遵从自愿报名原则,而且国民意外死亡者越来越少,车祸也很少,所以远远满足不了需求。但尽管如此,英国人迟迟不愿想办法刺激一下捐献率,曾有人提议政府可以为捐献者办葬礼(约有几千镑),以提高捐献积极性,但这个提议至今还没有通过。

  我调查得很用心,一个原因是想让国内民众多了解此事,从而接受捐献器官的理念,这是一个困难的过程。例如现在,如果新手司机去办驾照的时候,工作人员递给他一份表格,上面写着:“假如你因车祸或其他原因死亡,是否愿意捐献你的器官?”我毫不怀疑,会有人砸了办证大厅。另一个原因是,我想成为一个器官捐献志愿者,这个念头来自我的目睹经历。

  几年前,我一个朋友患了肾病,朋友跟我基本同龄,生龙活虎,阳光帅气,但当肾病日渐严重时,我眼看他脸色开始发黑,眼窝深陷,目光失去神采。最严重的时刻,我能看到生命力正慢慢远离他的躯壳,却又爱莫能助,那种感觉非常不好。最终,他的一个亲人愿意为他献出一个肾。手术之后再去探望,我一下就明白了,那个捐肾的人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,他使一个年轻的生命复活了。

  那种奇迹对我的震撼,是我愿意捐出器官的最大原因。我对“换个形式延续生命”这种说法倒不在乎,那太抒情,人死了就是死了。但如果你平生有一些理想,大的如改造社会,拯救生灵,小的如帮助他人,让这个世间美好一点点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你发现自己还没做什么,就要平淡地过完一生,彻底被人遗忘,不留下一点痕迹,不免会有点遗憾,这时如果有人告诉你,你的一个并不艰难的决定,可能会给另一个人生命,你会拒绝这样一个机会吗?

  我真的异想天开过,构思一起想象中的车祸,由于曾填写过捐献申请表,于是我真的心想事成,成为一名合格的器官捐献者。我想象有些医生会抢救我,而另外一些医生负责照顾我的——尸体,他们在我身上比划着,讨论着哪些器官可以拿去救人。我还想象有人在等我,也许是个孩子,是小伙儿,也许是个姑娘,或者是位老者(按规则他们应排在儿童和青年后面)?是位官员?是位有钱人?

  这种特别的演习让我觉得有趣,但同时更多担忧,我发现我需要确定一些事情,以保证我的决定会真正有意义。而在一些疑问被解决之前,我很难心安理得地把自己捐出去,毕竟我需要说服自己。于是就有了那七条质疑:为什么“领衔”的是红十字会?无偿捐献为何向患者收钱?献血都没搞好,怎么让我献器官?我的器官会不会成为“特供菜”?“经济补偿”是否刺激器官买卖?捐献器官干吗要超过美国?医生会不会让我提前OVER?

  至于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人的主动沟通与公开回应,用一位记者的话形容是“破天荒的”,这体现了红会的进步。但回应得过于宏观笼统,而我最想看到具体的措施,因此还会随时提出疑问,因为知情权是绝对必要的。对于一个机构,最有效的沟通方式就是质疑,它必须要证明对得住你的信任,你才可以把自己的事托付给它,尤其当你的决定是如此重大的时候。

  □潘采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70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