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潘采夫的小树林

青年流氓集散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比选课文更重要的是什么?   

2014-03-20 21:28:00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 两会期间,作家高洪波递交了一个议案,题目为《建议将儿童文学阅读纳入国家小学课程体系》 ,个人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提议。

     中小学语文教材的问题民间已经讨论多年了,对语文教材里文章的呆板、无趣怨言很多,不少家长自己动手编教材,民间出版界也形成了民国语文教材热和自编教材热。上周,《收获》编辑叶开还出版了自己编的语文教材《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》,书名相当挑衅,但用意诚恳。连《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》这样的读物,都再次被挖掘出来提供给孩子。高洪波提议增加儿童文学,是对现行语文教材不满的一个反映。但增加儿童文学还远远不够,因为问题的根本不在这儿。

由于女儿在英国上小学,这两年我在家开了中文课,跟女儿一块学语文,教材也包括国内的小学语文课本。但学习课文的过程,实在让人无法淡定。

 比如林海音的《窃读记》,我曾读过原著,是一篇真情浓浓的文章,但被选入课本之后,就变了味。课文中有许多删改的地方,但最搞笑的删改是课文结尾。课文中写,作者想起国文老师的话:“记住,你们是吃饭长大的,也是读书长大的。”林海音老师会写这样的结尾吗?我有点怀疑,重新查找原文,才发现作者在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记住,你是吃饭长大,读书长大,也是在爱里长大的。”

   服了你了,编写小学语文教材的老先生们,一个“爱”字是洪水猛兽么?

        拙劣的篡改已经让我生气,但让我感到震惊的,是他们把原文第二段删了一句话。

课文的第二段这样写:“我边走边想:‘昨天读到什么地方了?那本书放在哪里?左边第三排,不错……”但实际上原文是:“我趁着漫步给脑子一个思索的机会:‘昨天读到什么地方了?那女孩不知以后嫁给谁?那本书放在哪里?左角第三排,不错……’”

      “那女孩不知以后嫁给谁……” 读了又读,百思不解,这句没任何语病的话到底犯了什么错,竟惨遭课文编写者的剪刀手?因为这句话写了爱情?怕小学生早恋? 如果什么都不为,你们为什么连一个小女孩的好奇心都要管起来?

       前面的很多删改已然很严重,我反对但会试着去理解他们,也许需要把文章更短一点,更简单一点,只不过改得比原文差了。但把“那女孩不知以后嫁给谁……”删掉,绝对不是什么技术问题,而是有关思想,有人想净化孩子们的思想。

      林海音刚刚去世,她多年担任《自由中国》杂志编辑,一向对作家文字敬惜若命,若她知道自己的文章被改成这个样子,不知心里会是怎样滋味?

      再联想到作家叶开质疑《鸟的天堂》等文章被恶劣删改,我不能不担心,在语文课本里,到底有多少好文章被删改得面目全非。

       《窃读记》成了“窃改记”,这就是学校给孩子们上的开学第一课?语文课文是孩子重要的精神食粮,但教材编写者却像是这些精神粮食的主人,既不尊重作者,更不尊重孩子,挑三拣四,任意妄为,再以次充好灌输给孩子,来决定孩子的价值观、审美、趣味。

一斑窥豹,我不能不心怀疑虑,我们把孩子托付给你,你就给我们这样的语文教育?

所以,选什么文章进课本固然重要,但保证选的文章不被篡改,不被歪曲,保证孩子的思想不被过滤,才是最根本的问题啊。

 潘采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988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