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潘采夫的小树林

青年流氓集散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现实主义话剧不是说着玩儿的  

2014-04-11 15:44:00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  等《最后晚餐》开演的下午,在首都剧场一带溜达,看剧目预告,有蓝天野导演的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、苏民导演的《天之骄子》。离首都剧场不远,老对手林兆华正在琢磨他的《雷雨2014》。蓝天野87岁,苏民88岁,林兆华成了年轻人,在现实主义话剧大本营,“80后”导演风云际会,不知年轻导演都去哪儿了。
  同一条街的另一头,隆福寺东宫剧场,两个香港80后郑国伟、方俊杰的《最后晚餐》开场。一间陋室,一对母子,从开始到剧终,始终没有下场,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,从日常问候开始,逐渐话不投机,感情隔膜,到矛盾陡生,走入绝望,冲突之下反倒打开心门,以自杀为媒,开始尝试互相理解,直到悲剧根源——父亲最后出现。香港一个底层畸零家庭,一个社会悲剧与家庭悲剧交织的故事,两个被环境塑造同时又注定了命运的性格,被不温不火地呈现在观众面前。
  在现实主义话剧的中心,这出杰出香港小戏的热闹,反衬出北京的尴尬与寂寞。不玩技巧,返璞归真,全靠剧本功力、台词张力推动剧情,话题直指香港沉默的底层,温情而非煽情地描述出绝望的情绪,这是《最后晚餐》的杰出之处。
  这种现实主义路子,本应是内地话剧的优势项目,现在却踪迹难觅。在内地,官方戏剧资金充盈,剧场数量剧增,在这些剧场里,先锋剧、商业剧、搞笑剧、历史剧正在上演,表面看来颇为繁荣,但绝大部分剧作的背面,清楚不过地写着四个字:“回避现实。”盛筵般的话剧舞台上,找不到一张放《最后晚餐》的桌子。
  至于原因,当然是多方面的,但一个简单的道理,如果剧本先要洗澡,剧场里按着探头,观众席里随时举报,话剧也需要稳定的时候,“现实”两个字是很难拼写的。《喜剧的忧伤》是好的现实主义戏剧,故事说的是别的国家。
  《最后晚餐》的好在于,它从头到尾都是绝望,不随便抒情,不夸大苦难,也不美化苦难,不设光明的尾巴,表现的是生活的原样。它是简简单单、干干净净的现实主义话剧,这很难,不是说着玩的。
      
   潘采夫(专栏作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